新快3甘肃省|北京新快3|

《芈月传》&《太子妃》,我们究竟在看啥?

前一?#38382;?#38388;,电视剧《芈月传》的热播引起了阵阵讨论;而不久之?#22467;?#21478;一?#20426;?#22826;子妃升职记》也在网络上悄然走红,收获点赞无数。仔细想想,这里面其实有很多有意思的现象值得我们挖掘。比如说——

 

  《芈月传》:要什么样的?#20449;?#24179;等?

  如今在网络上看视频,弹幕不仅满足了观者的参与愿望,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析文化逻辑的观察视角。虽然弹幕并不能有效代表所有的群体,但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?#20174;?#20102;拥有表达机会、权力及意愿的人群的观点与态度。所以在《芈月传》中,将弹幕视为某些群体的镜像,窥视其中折射出的?#21592;?#24847;识形态,富有启发。

  以《芈月传》中?#22363;?#33416;月与义渠王感情故事那部分为例。打开弹幕,?#29256;弧薄?#28139;?#34180;?#36145;?#34180;暗礎?#21450;以性化语言来贬低芈月的文字不绝于眼。?#35789;?#33416;月这时的身份被定义为“女政治家?#20445;?#20294;是就弹幕所言,它至少体现出观众愿意见到、或乐于见到、或能够见到的,往往是一个女人在?#34892;粤至?#30340;朝?#33945;先綰问?#29992;自己的身体和心机来满足种种?#25509;?#30340;?#20843;?#36924;”故事。

  



 

 

  ?#35789;?#23562;男卑女的传统?#21592;?#35266;已经从无意识和实践意识的层面进入到话语意识并被反思,但?#21592;?#20307;系中?#20449;?#19981;平等的双重标准仍然大大有市场。对于芈月和义渠王的情事,可以看到网?#35759;?#20197;“奸夫淫?#23613;薄?#19981;知羞耻?#34180;?#19981;要?#22330;?#20026;?#20848;?但也有人指出,“说起来,成天撕女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病,怎么秦王没人骂?为啥没人批?#24515;?#20154;批判制度,就知道骂芈月?芈月不过是干了当时制度下再正常不过的事儿,如果你们不去骂一个男人三妻四妾,那就更别骂芈月怎么上了秦王的?#30149;!?/p>

  不论《芈月传》还是生活中,那些“直男癌”式的思维和语言,在?#34892;?#32676;体中表现为埃利?#25772;顾?#35828;的“对我群形象的理想化”和“?#36816;?#32676;形象的贬损化?#20445;?#22312;女性群体中则体现为布迪厄所说的?#35789;?#26159;受压迫的被统?#38395;?#24615;,也在?#33804;峽啥?#20041;?#20449;?#31561;级的符号暴力的方式、来“能动”地推动?#21592;?#31209;序的再生产——例如,即便是自觉自主、自立自强的女性,也很难将芈月有男宠环伺与秦惠文王的妻妾成群等同视之。由此,就牵出了“?#21592;?#24179;等”的话题。

  



 

 

  我们总说追求?#20449;?#24179;等,可那是怎样的?#28595;信?#24179;等”呢?是完全一样的、抹除一切差异的平等么?这样说的时候,要警惕那是不是在片面地要求女性从身到心都以?#34892;?#20026;绝?#21592;?#20934;。而如果没有预设女性的“不成熟的人?#24330;?#24577;、没有如齐美尔所说的以?#34892;员?#20934;为唯一的成功定义、贬低女性独特气质的?#21483;?#19981;平等,又怎么会单方面地强制女性向?#34892;钥柯?#21602;??#35789;?#23545;芈月的性事以?#28595;行?#21487;以女性也可以”来辩护,其实也是深刻建立在?#20449;?#20108;元对立的等级化格局中,以形式平等来掩盖实质不平等的?#21592;?#23454;践——因为它们常常暗含着优势?#21592;?#23545;另一对立?#21592;?#30340;物化与污名。

  后父权制提倡的?#20449;?#24179;等是有差异的平等。想来他们要表达的意思,是还原?#21592;?#30340;本来之义,剥除文化强加于?#21592;?#20043;上的社会意义,并呼应其他解放运动,让“?#21592;稹薄?#31181;族?#34180;?#22320;域”和“年龄”等变项不再成为具有道德?#20848;?#30340;标签,而只有活生生的人——只有那个集媚气、英气、侠气、柔气于一身的芈月,才是我们真正的关注对象。

 

  《太子妃升职记》?#21644;?#27133;和点赞里的交换

  “百合与搞基齐飞,颜值与剧情共舞?#34180;?#36825;部剧有毒?#34180;?#26368;近,有多少人成了《太子妃升职记》“打开就停不下来”的拥趸?除了其内容,这部网剧的走红形式本身就很值得思量。观众看电视剧,其实也是一种交换?#24418;?#20174;布劳对社会交换所下的定义来看——“当别人做出报答性?#20174;?#23601;发生,别人不再做出报答性?#20174;?#23601;停止的行动?#20445;?#30005;视剧作为文化产业制造出的产品,只有当观众认可它时?#25293;?#23454;?#21046;?#20215;值;同时,观众付出时间金钱与精力观看电视剧,是为了从中获得柯林斯指出的互动市场上的收益,即文化?#26102;?#21644;情?#24515;?#37327;。

  既然是交换,就要遵循最基本的公平规范(为简明起见,这里不考虑因资源不对等而引发的权力分析),即对互动中付出与获益的比例关系的稳定期待。那么,交换中的公平标准所从何来?霍曼斯提出了两条途径:行动者以往的经验和行动者认可的参照对象。

  《芈月传》的参照群体是原班人马打造的《甄嬛传》。在观?#35808;?#21435;的经验中,?#29240;?#26195;龙+孙?#22330;本?#26159;高质量的保证,珠玉在?#22467;?#33416;月传》?#40644;?#24453;带给观众的享受自然很高,因此?#21592;?#20043;后的失望也就更会强烈些。另一方面,风生水起的互联网IP剧、分分钟让人出戏的五毛钱特效、生硬演技的层出不穷、靠擦边球来博眼球的剧情设置……根据观众以往的体验,《太子妃升职记》不是又一部雷剧么?可是这?#20426;?#21490;上最穷的古装网络剧?#20445;?#21364;通过对消费者口味的走心把握等努力,成了“在微信?#35753;?#35805;题上刷到10几亿的?#28982;?#21095;?#20445;?#26356;在与《芈月传》的?#21592;?#20013;赢得了“雷得?#27807;礎?#27745;得漂亮?#34180;把?#20540;高、演技好?#34180;?#30475;得根本停不下来”等等赞誉。

  



 

 

  此外,还可以联系到涉及交换中情绪体验的“攻击—赞同命题?#20445;?#21253;含大制作、大手?#30465;?#22823;投资、大导演、大明星、大场景……等等的有些“大”影视作品在吊足了观众胃口后,有时仅仅被证明是在消耗自己之前积攒起的人气和口碑。当观众感觉自己在花钱花时间观看它们时并没有获得预期收益,甚至还得到了侮辱智商、消费感情的不虞之毁时,就会做出否定?#24418;?#22312;参与度越来越高的自媒体时代,观众不仅可以通过看或不看的方式来表达好恶,更可以通过写弹幕、评论等方式来吐槽,补偿自己在观看这一交换中蒙受的损失——许多赢了票?#20426;?#36755;了口碑的作品就是如此。

  



 

 

  反过来,那些并没有“大”的光环、却满含诚意的良心之作,因为带给了观众超出预期的良好体验,所以往往能得到票房和口碑的双赢,如?#27934;?#22307;归来》就获得了?#30333;?#26469;水”的支持与宣传,《太子妃升职记》也同样如是。
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18969061965
    • 13675871872
    • 品牌咨询 :
    • 商务顾问 :
    • 服务套餐 :
  • 扫描二维码,进入微信公众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714号

新快3甘肃省